当前位置:特恩网络教育《宝贝家规》献给正为教子问题而苦恼的父母们
《宝贝家规》献给正为教子问题而苦恼的父母们
2022-08-03

我处理过许多类型的案例,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孩子,但我特别喜爱那些被划分为“难搞”组别的孩子。因为他们总有办法把世界搞得天翻地覆,让我不得不佩服;他们古怪精灵,极具挑战性,搞定他们,让我产生巨大的成就感。

我的工作就是搞定小孩,就这么简单。

我处理过许多类型的案例,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孩子,但我特别喜爱那些被划分为“难搞”组别的孩子。因为他们总有办法把世界搞得天翻地覆,让我不得不佩服;他们古怪精灵,极具挑战性,搞定他们,让我产生巨大的成就感。如果你有个10 岁大的孩子,打败了所有来到他面前的教育专家,那他就是我想见上一面的孩子;如果你有个可以让一屋子的心理医生沮丧得直摇头的孩子,那他也是我想要认识的孩子。

不久前,我拜访过一个家庭。这是一个特别的家庭。当我第一次见到这个家庭的成员时,他们中最年长的10 岁女儿已经在病房里待了好一阵子。这是个专门为行为极端的青少年准备的病房,因为她曾经企图自杀。对一个10 岁大的孩子而言,情况还能有多严重?她弟弟的行为也很奇怪,总是乱发脾气;她妈妈已濒临崩溃的边缘:这个家庭似乎正在瓦解。

几个月以前,我和所有了解这个女孩病情的人一起会诊。他们各自陈述对问题的看法,并为女孩贴上许多标签。没过多久,所有的分析渐渐趋向一致。我一直等待着,希望得出一个明确的诊断结果和一连串的解决方案。但这并没有发生。结果,大家对这个案例的共同想法仅仅是:女孩在这里至少得再待上18 个月甚至2 年。

我坐在那里,等着那个推动事情进展的方案出现,以便更好地跟进。因为不管怎么说,房间里的人都受过良好的教育,甚至有不少人拥有高学历。于是,我理所当然地以为,一定有人可以提出解决女孩和她家人问题的好方案。然而,出乎我意料的是,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我身上。

在这个案例中,我给了这位母亲一个简单却有效的行为管理工具(这个工具我在第七章中会具体解释),并协助他们找到融洽相处的办法。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全部——如果你能搞好人际关系,那么你已经成功了一半。

离开那个专业病房到现在,时间已过去了4 个月,一切都已渐入佳境。那个女孩还没有回家,但是周末的探访让我感觉还不错。她弟弟的偏激行为也已经消失。他们再次变得快乐起来,未来一片光明。这种情况和我当初参加的那个虽专业却只会给人贴标签的会议大相径庭。我希望很快能再次见到他们。123

特恩网络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587901230